直播平台在经过一轮大洗牌之后格局有哪些变化?监管细化 短期内多个新政密集出台?

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将于2017年起实施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再次对网络表演单位、表演者和表演内容进行细致规定。2016年被誉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用户数量的激增让直播平台数量野蛮生长的同时,也不断暴露出平台监管乏力、直播内容低俗暴力等问题,极大影响到了行业的健康发展,促使有关部门接连出台规定进行整治。随着最严监管潮的来临,直播平台在经过一轮大洗牌之后,格局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监管细化

短期内多个新政密集出台

其他人正在看

今年9月起,直播领域的监管骤然收紧。9月9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开展直播服务,必须符合《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的有关规定。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主要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双资质”的要求。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管理办法》,对网络表演单位、表演者和表演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细致规定。

从这些规定中不难看出,有关部门的监管范围也在不断细化。在平台资质方面,广电总局要求直播平台应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不持有《许可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视音频直播服务。网信办也提出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直播发布者在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时,都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

而文化部此次出台的《管理办法》,除强调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当要求表演者使用有效身份证件进行实名注册,并采取面谈、录制通话视频等有效方式进行核实,还列明了六项禁止表演的内容外,更明确了“游戏直播”的定义。其中未过审游戏不能进行游戏直播,这将直接影响到游戏直播平台的内容,部分未通过审批的游戏以及新出品的游戏必然不得直播,部分未经引进、审批的海外游戏也可能无法直播。

对于游戏直播方面的新规定,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主要几家游戏直播企业。其中战旗方面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些条例的出台有利于行业良性健康发展,战旗是很拥护的。“战旗一直都是按照主管部门的要求来运营,严格审核内容”,对于是否将针对《管理办法》在战旗直播平台出台新规则,该人员表示,“暂时不清楚”。虎牙直播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直播平台的内容有专门的监控组,一直与有关规定同步,平台的内容由监控组来监管,如有违规的行为也会直接通知主播。

成本推高

各平台落实情况不一

虽然监管趋严,但各家直播平台的反应却十分积极,北京商报记者联系的几家直播平台均表示正在积极配合相关政策的落实。“内容安全是映客的生命线,映客平台的审核团队近1200人,对所有直播间的视频内容和个人信息进行7×24小时实时巡查和监督处理,并采取技术监督与人工审核相结合的模式来保障直播内容的安全。”映客直播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但事实上,仅“持证上岗”一项内容,就将大部分直播平台划入了违规经营的行列。直播平台运营需要获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截至目前,获得双证的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数几家,而斗鱼直播、熊猫直播、花椒直播、全民直播、陌陌等直播平台尚未在网站底部公示视听许可证。不过视听许可证的硬性要求之一是国资控股,这一门槛是也很多直播平台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的。

而在网信办《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正式施行后,也有不少直播平台的违规账号遭到封杀。目前针对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从事此类业务的账号,快手直播封停了103个,花椒直播封停了70个。此外,一直播清理下线各类违规节目2458个,封停违规账号3124个;六间房封停违规账号1228个;360水滴直播关闭了存在泄露隐私隐患的直播节目662个。据北京市网信办介绍,北京市网信办已对属地直播类网站在从事互联网直播服务中存在的大量违法违规行为提出严厉批评,并责令网站限期予以整改。

“直播平台本身就难以获得持续性的盈利,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也在推高直播平台的运营成本。”直播行业从业者李先生表示,不说获取试听许可证所需要的1000万元以上的注册资本,单就直播平台真正要做到对违规内容即时阻断、落实主播实名制,都需要直播平台配备相应的人员,但是各项规定中对于“与服务管理规模相适应”的专业管理人员的标准比较模糊,由于相同规模直播管理团队的监管效率并不相同,很难说相应的直播平台需要多大的规模监管团队,需要投入多少人力财力进行管理。

在北京市社科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看来,对于直播这样的新型行业来说,有关部门的监管往往是滞后的,因为在制定政策时,需要经历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但是为了避免矫枉过正,对于政策的实施细则要把控在合理的范围内,过高的标准与门槛虽然可以过滤掉大部分不合格的直播平台,但是同时也会遏制整个行业健康发展的态势。

洗牌在即

直播行业将加速整合

在大量新规三令五申背后,反映出的是直播行业加速整合的现状。比达咨询分析师陈彪认为,一系列新规的出台对大直播平台来说是利好,而对小直播平台来说就是道迈不过去的门槛,准入门槛和从业门槛的提高将使直播行业产生巨大的洗牌效应。

来疯直播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政府的监管,来疯直播抱着十分支持与积极的态度。因为政府监管其实与企业的利益是一致的,不管是直播平台、做秀场的运营,还是要做更好的内容升级,低俗并不能带来利益。政府监管会把从事不良运营的平台排除在市场之外,其实是在帮助净化直播市场。

2016年4月13日,百度、新浪、搜狐等20余家直播平台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网络直播房间必须标识水印;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备查;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审核人员对平台上的直播内容进行24小时实时监管。

大量违规行为的排查及平台数量的减少使得移动直播行业进入良性发展的稳定时期,目前直播平台百花齐放的状态即将消失,主播、优质内容资源及用户流量的聚合程度将明显提高,领先平台对于资源的争夺将更为激烈。艾瑞咨询研究表明,直播行业进入成熟阶段将再现视频格局的“二八原则”,独立的综合泛娱乐直播平台保留数量减少,并成为直播行业的独角兽企业,目前处于C轮融资及以上的平台、用户积累TOP10平台以及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直播平台均有机会向此方向发展。

“目前中小直播平台用户积累较为单薄,缺乏足够内容及内容生产能力,资源置换能力较弱,与此同时,受单一商业模式影响,营收收入逐渐难以覆盖成本,未来生存压力较大,新进者的减少目前弱势者的淘汰,以及中小平台数量的减少将十分明显。”陈彪表示,当相关政策全部落实到位后,直播行业将逐渐建立起良性竞争的健康市场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