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有哪些发展方向?如何为用户提供服务?互联网诊所可行吗?

拿了腾讯的投资干嘛?

做诊所。

你不是要做互联网医疗吗?

2014年,丁香园获腾讯7000万美元C轮融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创始人李天天常常要重复以上对话,他一般这么回答,「是呀,诊所是互联网医疗的一个环节,如果没有诊所的话,很多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是没办法尝试的」。

7月26日,丁香诊所城西店开业,时隔半年,略过惊讶脸和赞叹声,丁香诊所第二家终于慢悠悠地开门迎客。「远程诊疗室」里,李天天笑言「诊所之于我最大的价值,岳父岳母来体验,终于知道我是干嘛的了」。

2015年,互联网诊所还陷在看空唱衰声中,丁香诊所走「重资产」之路,春雨医生选择「轻资产」,孰优孰劣一时争论不休。时隔一年,互联网诊所初长成,创业者和资本正持续涌入。

5月,平安好医生获5亿美元A轮融资,利用大数据和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为客户提供个性化医疗及健康管理服务;6月,致力于成为医生多点执业平台的杏香园获1亿元A轮融资;7月,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牵头成立的全科医生集团获联想之星天使轮融资。

资本加持下,飘在空中的互联网医疗终于落了地,降落点便是诊所。

移不动的快不了

「医疗有时移不动」,互联网医疗的核心无法移动,线下诊所成了医疗服务绕不过去的环节。

挂号、支付、在线问诊,医疗外围的就医流程可以用互联网优化,可医疗资源没有扩增、医患关系依然痛且痒着,而真正需要解决的医疗服务却被彻底忽视。

其他人正在看

如果不和患者面对面,怎么提供服务呢?

丁香园获腾讯投资后,在给员工的邮件里,李天天说:之所以在持续规模化盈利的情况下继续融资,不是要做烧钱的「大公司」,而是要长期有耐心地在医疗健康领域做更多有价值的「小事情」。

李天天认准了自建诊所这种最「笨」的方法。「医疗服务最关键的就是质量,我们不希望用那种很轻的方式,把医生跟患者放网上就能碰出火花来,这种模式表面看很容易,但可能对质量控制就有缺陷了」。

从丁香诊所的首家开业到第二家复制升级,探索出的标准化运营模式,给丁香诊所的复制推进点燃了加速剂。李天天坦言,最大的成本支出是两块,一块是房租,一块是人,既要保证有质量的服务,也会尽量让固定成本降低一点。

和丁香园同一时期宣布进军线下诊所,春雨医生却选择了相反的套路——用挂牌的方式扩充羽翼。医院提供诊所场所和基本设备,春雨医生则通过互联网方式调配医生资源。2015年5月,春雨医生线下诊所落地,分别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武汉等五个城市开设25家线下诊所。

「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我们要用更轻易、更轻灵的方法走线下之路」,春雨医生CEO张锐公开说。和丁香诊所不同的是,张锐把春雨医生定义为互联网企业,因此必须要快速迭代,轻量化操作。

春雨医生给民营医院罩了件互联网的壳,提升了医疗资源的配置效率,可医疗资源没握在自己手上,医疗服务质量只是换汤不换药。

「医疗服务不是靠贴一个牌」,李天天如此理解。相比丁香诊所的「重」和春雨医生的「轻」,平安好医生找了个折中的方案。

平 安好医生用三个圈层搭建起医疗服务体系:核心服务圈层由来自三甲医院的1000名主治医师组成,为患者提供全职一对一服务;次外圈层则是与5万余名社会化 医生签约,他们分布在线下3000家定点医院,可提供分诊转诊、线下首诊及复诊随访服务;在外圈层则建立名医预约体系,汇集5000多名三甲名医,为用户 提供名医一键呼叫服务。

既能握住核心资源,又可随手翻动名医资源,平安好医生将线上咨询和线下医疗结合,不同环节提供不同质量的服务,最终导向商业健康险。如意算盘打的挺好,可不同圈层的协同合作及外圈层的资源掌控成了关键。

杏仁医生也希望通过诊所实现闭环。「看病不是一次性的事情,杏仁医生希望打造一个闭环。」2016年7月,杏仁医生平台打造的医生多点执业Wework工作室落户沈阳,为医生多点执业提供一个更佳的平台。

与传统医院不同的是,这些互联网诊所打破了「以药养医」的传统盈利方式,他们正在探寻通过诊金、保险及增值服务创造营收,这正是改变传统医院痼疾的第一步。

急诊女超人于莺说,「互联网诊所提供了可复制的、标准化的样板, 提供了全新的医学标准体系,这是一次医疗服务体系的重建」。

这一次的重建不是旧体系摧毁,而是对医患关系和服务质量的重新定义。

特殊的服务业

「假如你是患者,你希望你的医生仅仅只会开刀吗?」

去年,田吉顺还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任妇产科医生,在知乎上,田吉顺有44万关注者。2016年3月,他加盟丁香诊所,转型为丁香诊所妇产科医学总监。

「作为一个医生,赖以生存的应该是服务于患者的能力,这就像是老虎野外捕食的能力」。在田吉顺看来,这个服务于患者的能力,包括医学专业技术能力,以及各种服务意识和技巧。

2015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取消法律、法规无明确规定的前置审批事项、审批条件和申报材料,简化审批程序、下放审批权限」。

总结起来就是,政府鼓励社会资本办医,而且这种鼓励不是单点突破,包括从税收、设置、开业、检查、质量监督、准入到社会资本的管理,各个方面都有明显信号的开放。

「从政府的推动力度来讲,我们看到开放机会越来越多,而且后面的开放因为互联网技术深度融入到医疗行业里来,一定会极大的推动医疗服务的发展速度」,李天天很期待。

2013年于莺从协和辞职,「十年前觉得当大夫很有成就感,和病人处的关系相当好,十年后,我每天的工作任务是处理各种纠纷,在病人身上花的时间反而少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会离医疗的本质越来越远。」

医患关系的紧张,让于莺决心走出体制,她想做的是搭建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患者可以开心的看病,医生也可以开心的为患者服务。

「离开体制执业,为中国善良优秀的医生们寻找一条新路」,张强医生离职时在微博中说「这一切都会值得,因为于国、于民、于医,都是一条必经之路。于我,则是重新探索自我之旅。」

诊所服务好医生,医生服务好患者,让医生更好的为患者服务,很多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这种线上线下打通的互联网医疗模式,还从来没有人做过,我想去试试」,田吉顺说。

虽不敢断言出走体制的医生对医患关系十分失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张强、于莺、田吉顺,他们代表的一代医生,正在用互联网诊所的方式探索新的医患关系,挖掘出医生这个角色在互联网环境中可以发挥的最大价值。

田吉顺对于诊所的设想是,线上以「医生」的身份服务于患者,以尽可能便捷和高质量的方式,满足患者的需求。线下的落地诊所本着为医生服务的理念,为医生解决好一切后顾之忧,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流程。

比如丁香诊所摸索出了一套针对患者服务的模式,称之为医疗服务之冰(ICE):以医疗服务之冰破医患之冰。

Information(正 确的信息):从专业到科普。丁香园覆盖中国近80%的医生,提供了内容创作基础。Communication,靠谱的交流:新项目「来问医生」,类似医生 版的分答 ,实现患者和医生之间的互动。Engagement,靠谱的互动:这部分依靠线下服务完成,散落不同城市和地区的丁香诊所要做的事儿。

要想破冰,三个环节必须融合在一起,教育、交流、线下的互动是持续往返发生的。「这正是目前移动医疗行业的一个痛点,大家可能只在「I」的阶段做了点东西,或者在「E」的地方做了点尝试。

「但这些产品都太孤立了。」

未来医疗

医疗是整体服务,单点突破很难带动全局改观,而诊所就是单点集合的地方。

以丁香诊所为例,患者通过手机预约,诊疗时不用等待,在房间里可以完成整个看病体验,药师、医生、护士之间的联系都是通过诊所的系统来完成的,而这个系统就是互联网基因的体现。

如果说医生带来的极致服务体验是医患关系的良药,大数据和智能设备却能让患者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并助力患者实现健康管理。

8月11日,IBM Watson肿瘤解决方案落地中国,为包括中山大学附属肿瘤防治中心、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浙江省中医院、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在内的21家医院提供Watson肿瘤解决方案。

Watson 肿瘤解决方案能够汲取海量信息,包括300多份医学期刊、200余种教科书以及近1500万页的文字,就药物选择及用药方案方面提供建议。据日本东京大学 报道,Watson用10分钟时间诊断出一名60岁女病人患上罕见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还找到了最适合她的疗法。

「利用数字医疗设备实现高效、智能和个性化的医疗」,埃里克·托普在《颠覆医疗》这本书中所描绘的场景,正在变成现实。

通过认知计算诊断疾病,IBM Watson肿瘤为中国肿瘤疾病提供了一个新的视野,有意思的是,体制内的大医院已经率先搭上科技,可宣称数字医疗设备和个性化医疗的互联网诊所似乎「慢了半拍」。

改变患者的诊疗体验,这只是第一步,如何持续跟踪患者的数据,如何和三甲医院实现转诊对接,智能医疗设备如何普及,都是互联网诊所从业者们需要继续探寻的。

互联网诊所攻破了第一关,资本、市场、政策、行业准备就绪,各位玩家已选好装备,等待按下「开始」按钮。

李天天很看好人工智能领域,「医疗数据可以为探索人工智能服务带来的便利」;张锐表示,「未来在医疗健康领域的联结,不仅仅是一个患者在联结一个医生,而是通过这个医生背后所形成的人工智能来联结整个世界」。

「医生现在过来为你看病」终将变成过去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