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社交APP还有市场吗?如何击败那些大社交平台?

有数据显示,同性社交应用Blued在近日用户突破了200万,日活跃用户接近50万,这样的活跃率是现在所有的大型社交网站完全无法想象的。但在垂直领域,这样的应用并不在少数。

在最近的几年中,社交应用因为能提供的高用户粘性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当然也是死的最多的产品。国外的典型是Facebook和twitter,而国内的模仿者则有人人和微博。移动社交则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也逐渐受到业内关注,比如Instagram以及国内的微信、陌陌、易信等。

用户在哪儿?

综合类社交网站的出现让人类的社交模式带来了根本性的改变,但是近年来一些借助互联网手段的“活动”类社交模式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比如说典型的豆瓣同城。

社交的关键核心还是要解决人的需求,无论采用的模式是PC、手机甚至是未来的智能穿戴设备,如果想要社交类网站存活下去,其根本还是在于要解决如何找到人的问题。以新浪微博为代表的一批大型社交网站存在的目标还是要解决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但用户的个体需求实际上是被压制了,这或许就是垂直社交的核心优势所在。

以Blued背后的淡蓝网为例,据其创始人耿乐介绍,淡蓝网已经成立了13年,积累了非常多的核心用户,这样才能迅速在移动端找到机会。

其他人正在看

目前在中国LGBT(男同)人群大概有7000万人左右,比例占总人口的5%。而这5%人口大概的消费规模能够达到3000亿美元左右,也就是每人每月消费2500元左右。而这些消费行为都与其本身的性取向有关。据耿乐介绍,淡蓝曾经做过市场调查,发现异性恋可能对自己的内衣品牌并不在意,而Gay却有自己非常喜欢的品牌,这个领域人群的消费能力很强。

在调侃了目前最火热的关于王力宏和李云迪“同妻”的趣闻之后,耿乐表示虽然当天是周末白领都没有上班,但软件里用户的密度比较高。在耿乐看来,淡蓝网以及Blued能够有如此迅速的增长,主要原因是对于这个特殊群体而言在国内没有其他产品可以替代。

优谈宝宝的运营总监张哲则表示虽然目前母婴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有众多的APP和其他平台在这个市场中生存,比如北京的宝宝树、上海的丫丫网以及广州的妈妈圈,但优谈宝宝还是有自己的核心优势。在其看来,经过一年多的积累北上广一些知名三甲级儿童科的知名医生,优谈宝宝都有相当丰富的资源,其核心就是专家用户,专家能够在母婴领域发挥他们灵活自主的时间,为广大母婴用户提供专业的、全方位的关爱儿童的行为。

在玩聚北京创始人郑晓宇,自己的团队在为年轻人提供一个“玩什么”,“和谁玩”,“去哪儿玩”的服务,而核心用户自然是北京的年轻人。而如何吸引这些年轻人,在郑晓宇看来,只要在不同的领域内寻找最棒的活动,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圈子,最后他们就会留下来。

巨头的竞争

在中国互联网圈生存,最常被问的问题是:“如果腾讯做了,你怎么办?”而在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者们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如果微信做了,你怎么办?”

在耿乐看来,并不是没有巨头们在关注这个领域,世纪佳缘就曾经跟耿乐有过接触,但在耿乐看来,世纪佳缘的基因限定了他们只能做严肃的婚恋,而淡蓝网就可以做很多这样的大型婚恋网站不能做的事情。

耿乐甚至表示,有很多人曾经问过他们陌陌或者微信如果做一个同志社交的产品能不能击败Blued,但耿乐表示想要击败Blued非常困难,这是因为无论是微信还是陌陌,他们的用户都不懂同志。现在淡蓝网的团队大概有30多个人,只有3个人是异性恋者。而张哲和郑晓宇也对耿乐的观点表示赞同,优谈宝宝的创始人本身是一位母亲,而郑晓宇平时生活的圈子就是年轻人的圈子。

目前微博、人人等综合类社交网站一直在为商业模式而痛苦,这是由综合社交的天然基因缺陷造成的。和垂直类社交相比,综合类社交用户来源太过复杂,这类用户的需求非常难于分析,也很难细化推送更专业个性化的内容。

与此相比,垂直社交就可以很好把握某些特定领域的用户。垂直社交几乎就是呆着商业模式出生的,以母婴、图书、电影、体育等领域形成的垂直社交,在诞生之初就已经完成了用户的筛选和定位。只要寻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垂直社交赚钱之路将非常轻松。比如淡蓝网的服饰、健身,优谈宝宝的母婴用品以及玩聚北京的线下门票,都能成为垂直电商领域非常好的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