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与家庭如何实现真正的平衡?时间如何分配?怎样兼顾家庭?

Scott Weiss曾经是Hotmail早期创始员工,并曾创立过一家不错的安全公司(被Cisco收购),随后他加入A16Z成为合伙人。他回顾、反思自己的职业生涯与家庭生活,对如何实现真正的平衡提供了四个非常不错的建议。

以下是Scott Weiss的文章,Enjoy:

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一个显著不同是,比起创业,我在做投资的时候显然见过更多CEO。因此,我能看出我在创业时经历的许多挣扎,与很多CEO们是一样的。由此,我看到了一件很重要,但很少被人谈论的事情,那就是有多少创始人/CEO们,在面对事业和家庭关系之间的煎熬。

对我自己来说,创建安全公司IronPort的那一段时期,无疑是我职业生涯最为光辉、家庭生活最为黑暗的日子。我在工作时专注、积极、果断、善于表达;但在家里,我不为别人着想、心事重重、以自我为中心,并且懒惰。

现在,我已经与家人一起熬过了那段时光,我开始反思过去发生的事情:我如何能不一样地处理那些事情,并给予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创始人们一些建议。

第一次担任创始人/CEO这个角色时,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该做什么。当然此前,我也曾在商学院学习,在不少大公司就职,并且甚至我还曾在其他成功的创业公司里工作过。但我还是没为创业路上巨大的压力和压抑的生活做好准备。

事实上,我尽力地去提高学习曲线:我被伟大的导师、董事会成员、教练所包围,与我那些具有挑战性的、邪恶的、聪明的高管团队成员一起工作。我们当然也犯过很多错误,但我们也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并且最后IronPort也成为了一家非常成功、拥有巨量用户的公司(这家公司2007年被卖给了Cisco)。

但我还是觉得,如果我能在家里花更多时间,我能成为一名更高效的领导者。因为随着家庭关系的恶化,我在工作上的精力不免被牵扯了许多,我必须不断的调整以确保能适应。

以下我分享一些个人的挣扎吧:

创业的其中一种恐惧是死亡。你只有这么多钱,如果你没在钱花光之前抵达某一个正确的里程碑,你就倒下了,永远的结束。为了“欺骗”死亡,你会敲响警钟,强迫团队里的人整日整夜的开发、迭代。对于早期创业公司来说,生活就是起早摸黑,在钱花光之前做出一个有意义、有前景的产品。并且期许,有朝一日你能用兑现的期权鼓励辛勤工作的团队。

我不会编程,但作为CEO,我认为自己有必要身体力行地与工程师团队并肩作战。有时,我会给每个人做午餐或者晚餐。当工程师团队周末为编程集体加班的时候,整个管理团队会在现场服务他们:提供食物,为他们洗车、加油,帮他们干洗衣物,在办公室为他们安排照顾孩子的服务。

以身作则、冲在最前线,我说服自己这是一名CEO必须做到的。

现在我把自己的工作与家庭生活来对比一下。

IronPort的价值观之一是“生活和工作的平衡”,但显然我自己都没有做到。我很少着家,而且当我在家的时候,嗯,我委婉点这么说吧,我显得郁郁寡欢、置身事外。我当时是这么看这个状态的:我已经快被工作逼死了,所以回到家,我只想喝一杯、看看电视。那个时候在外面我需要整天整天的跟人交流,所以回到家我实在已经完全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想放松。

而我妻子的感受就非常糟糕了。她曾经在一家非常成功的创业公司担任副总裁,而如今她待在家里只能对着牙牙学语的孩子,她非常渴望在我回来的时候能有一些属于成人的交流。而我呢,呆坐在电视机前,端着鸡尾酒。这完全违背了她对孩子关于家庭生活的教导:比如每个人都要帮助做饭、做清洁,并且为家庭承担责任。但是我作为爸爸,完全是一个负面典型,我既不倒垃圾,也不会去换坏掉的灯泡。而对于这些,我给妻子的建议是,如果你持家压力太大,那就雇个保姆吧。

其他人正在看

是的,我完全没有抓住她想表达的意思。当我在工作上起示范作用的时候,我在家里却表现得像一个高傲自大的混蛋。

随着公司的成长,我不是奔忙在应酬客户、媒体、分析师的路上,就是忙于招聘及鼓励团队。我们超过60%的收入来自于海外,因此我们觉得支持海外团队非常重要,这些团队遍布欧洲、亚洲、南美。忙起来的时候,我一个月里50%到75%的时间都在当空中飞人。回到家的时候,我总是恹恹的,要么就是极度缺乏睡眠,要么就是还在调整时差。而当我从家庭生活中缺席,这些压力百分之百地都压在了我的配偶身上。

我的妻子是哈佛的MBA,曾经拥有一份成功的职业,她在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决定”成为一名全职母亲。我之所以给决定这个词打个引号,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彼此都非常清楚在经营IronPort的同时,我不会是一名非常负责任的伴侣。她忍受了那段艰难的岁月,但她一直很坚持当这一切结束之后,我们需要一起重新评估和校准这一切。

在我离开IronPort、加入A16Z之间的18个月里,我休整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我开始真正开始承担家庭的责任,做做饭、处理家庭琐事。在我的妻子及其他模范爸爸的帮助下,我重新规划了自己,即使在我再次开始全职工作后这一点也没有改变。

好吧,也许你们会吐槽说,作为一名投资人,即使你非常努力,你也不可能比CEO/创始人们忙……是的,我承认确实如此。但无论如何,我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我可以教会以前作为CEO的自己如何成功。以下是我觉得最核心,最需要改变的几点:

  在线与掉线

虽然现在的我要看清这一点非常容易,但那时候的我可看不清这一点:我总是认为工作比家庭更重要更紧迫。现在的我会觉得这样的心态很奇怪,但这也是因为我彻底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对于我糟糕的表现,妻子曾经或明示或暗示地给了我很多提醒,但我视而不见。直到感觉家庭快要破裂的时候,才迫使我不得不注意这些细节,但我只是在走过场,我的心仍然牢牢地被绑在业务上。

我认为,态度的转变来自于真正让自己在家里处于“在线”状态,而从工作里抽身而出(比如关掉电脑和手机),把所有的心思花在家里的细节上。做一顿美味的晚餐、与小孩一起完成科学项目、与伴侣讨论未来生活的安排。

我以前常常被指责为在家里“人在,心不在”。如果你在参与家庭生活时,偷偷溜进浴室回邮件,那么你显然是不在状态的。

  更多的参与

如果你没有实质性的参与,你就不是家庭里真正的一员。我认为,再忙的CEO也要花时间准备早餐或晚餐、辅导孩子作业,坚持参加学校活动。每周都参与家庭生活是必须的,这个活儿可不能外包。不管我出差归来再累,我也强迫自己不要“在家偷懒”——因为家庭真的太重要了。当你真的参与进去,很快你就会发现与家庭的关系自然地、显著地被加强了。

  改善交流

每天的平安短信和电话是基本的,但不要仅仅如此。以前我在IronPort需要出差时,我会不告诉家人就离开好几天。但现在我开始制作家庭每周日程,全家一起安排和计划聚餐(可能是我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接送孩子,调整出差时间。如果我提早完成了工作,我是不是能用这些时间承担一些家庭事务?比如回家的路上要我捎带东西回来吗?

比如当妻子有事外出的时候,我就是“值班爸爸”,我会在会议开始时告诉大家“抱歉,我需要保持电话畅通,以防万一。”改善交流,事实上是我目前提升最大的部分。

  计划和优先级

妻子和我有一个每周家庭之夜:我和儿子一起幻想足球联赛,和女儿一起做饭。在我的日历里,大多数时候这些事件已经成为惯例。有句俗语说——“日历出真理”,即你必须在生活中挤出时间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

如果可能的话,住得靠近办公室会帮助兼顾优先级。这意味着,我可以先参加一个家庭晚餐,然后回到办公室处理工作或开会。

回想起来,我相信我能说服最努力工作的CEO们,真正地去平衡工作和生活,这会让你成为一名更好的CEO。当你失去平衡的时候,它会加剧你的压力,影响你的判断,并最终在你最需要全神贯注打仗的时候发挥致命影响。我也相信这种变化,实际上是一个更好的领导样本。因为当团队的领导者树立了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范本,公司里其他也在为此挣扎的人才会从你身上找到解决之道。